恩典之路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簡體中文, 英語

2011年6月,若昕和我帶著剛滿兩歲的孩子到新加坡開始三年的留學生活。若昕蒙主呼召到新加坡神學院去裝備,就讀道學碩士。

第一天到了新加坡的新家,我们兩個真的有想隔天去退房的打算。十五年的樓房,再加上幾天以來我爸媽在這家裡住得廚房、客廳和房間有些髒亂,所以我們當晚很苦惱,因為已經簽了一年的合同。房子是我們從網站上看的,再由我舅舅去看房子,才決定租下來的。那天晚上,我睡前向神禱告,我記得我說:“我們和活水堂的弟兄姊妹一直為租房子的事求神預備禱告了好幾個月,怎麼可能會租到不合適的房子呢?”,禱告後我馬上就睡著了。

隔天我起得非常早,心裡滿有平安。神似乎給了我如何改善這個家的想法。一個小時後,我覺得這個家煥然一新,看起來非常滿意。若昕起床後看了,覺得一切還好,不需退房。住下了才發現,從家裡一下坡,一分鐘就到神學院。如果通向神學院之間的閘門沒開,繞著走也只需五分鐘。家樓下有很多植物,綠化得很好,能常常帶孩子下樓活動做運動。附近也有兩個大超市,買東西很方便。最令人興奮的是,離家七分鐘的地鐵站幾個月後修好了,到哪裡都很方便,租房的時候完全不知道有那麼好的事。兒子上的幼兒園剛好校車到這個區。若昕有機會在離家十分鐘的教會實習一年半,我們一起在兒童主日學裡服事,生活事奉都得力。神所預備的超乎我們所求所想。

2013年,若昕到另外一個比較遠的教會實習,搭地鐵好幾站才能到。未來的一年半,我沒有參加任何服事。前半年,若昕給我報了崇拜學的課程,使我更加認識教會崇拜的歷史及如何實踐,明白敬拜的中心是基督,敬拜神是每一天的操練,不單單是主日崇拜這一天。

孩子上學的第一個學期,他不願意去每天哭,還把病帶回家,幾乎是每隔一段時間就病一次。在我上課的幾週後,我和孩子同時病了,若昕功課很忙,每天從早到下午都上課。我沒胃口,吃甚麼都想作嘔,而且當時我剛剛接了一個工作,做家私店的網站,同時已經答應了要和我的表弟合作。我那幾天都很糾結是否應該推掉工作還是繼續,身體虛弱得好像自己活不下去的感覺,完全失去平安,好像沒有神的人一樣,求助無門,那兩天感到無比心慌,那種無望是非常可怕的。我只有不停地向神求助,有感動必須立刻拒絕工作,向表弟道歉,但是依然感到心慌,又覺得自己失信了。除了禱告,不知道該怎麼辦,若昕也在旁安慰,才開始有了平安,能安心休養,漸漸康復,繼續照顧生病的孩子。

我們在新加坡期間,婆婆經常來探望我們。前面兩年,一方面不懂得如何處理婆媳關係,另一方面急切地希望婆婆信主。我們兩個來自不同的國家,不同的文化背景,信與不信,各自對孩子過分擔憂和不同的見解,種種原因使得我對婆婆的到來感到非常有壓力。《詩篇》陪我渡過了那個時期,我心裡有很大的爭戰,“恆久忍耐、又有恩慈“,還是“關係破裂”,我經常要在神面前做選擇。有時候我軟弱了,就會完全封閉自己,躲在房間裡好久。家人都不知道我是怎麼一回事,不太理人。如果我說錯話,婆婆受傷了,每一次都是聖經的話鼓勵我去向她道歉。可是,我不明白自己每天悶悶不樂的原因是甚麼。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無意間看到電視介紹情緒病,我發現幾乎所有的症狀都出現在我身上。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每天不開心、很常失眠或醒來就睡不著、睡不好,認為自己有絕症、不想見人、對很多事失去興趣和經常有恐懼感。我的情緒波動,使得我和若昕有越來越多爭執、吵架。甚至在北京期間完全沒有親友的環境下,我有那麼一次想跳樓的念頭。神藉著一個電視節目提醒我,要改變生活和思想模式,不要讓自己的一錯再錯,如果發生不幸,兒子將永遠失去媽媽的照顧。過去一段時間,我都是以兒子為中心過每一天,每日重複一樣的生活,除了週日崇拜,沒參與任何團契、小組或禱告會,好像自己完全脫了節,不在神的家中。除了忙碌和壓力,找不到快樂。有一天我問主,為甚麼我沒有喜樂,心裡剛這麼想,新加坡市中心地下走道傳來一首詩歌,是一位盲人彈奏的。我一聽,腦海中就浮現歌詞:“你們要先求祂的國,還有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哈利路,哈利路亞“。哇!神用那麼奇特的方式來喚醒我。

過去,我因為怕孩子哭,第一學期很幸苦地接他上學放學,為孩子的三餐和健康各方面煩心,為婆媳關係和夫妻關係煩惱。神給了我兩次提醒,讓我決心改變生活。孩子開始坐校車,從此再也不哭,每天都可以安心在家預備好飯菜,等他回來。我開始參加新加坡神學院的媽媽團契,在裡面服事,得到師母們極大的鼓勵和幫助,每一次講員的分享,都是我最需要聽的信息。我還參加了週五晚的姊妹小組,有機會分享自己的難處和過去神的恩典。那種生活得力的日子又回來了。孩子滿五歲能參加兒童主日學,使我在主日崇拜中比較專心。婆媳與夫妻關係也越來越有進步,婆婆說感覺我最近一次回北京跟以前不一樣,看到我的改變。感恩神透過磨煉,讓我的生命有成長。雖然我還是會有軟弱的時候,但是不像以前持續那麼久,哭上好幾個小時也停不住。

2014年5月,若昕終於畢業了!兩邊家人十幾口,一起參加畢業典禮,一起遊新加坡,大家非常開心。婆婆在新加坡住的那些日子,去過教會,也看了很多本中信。雖然她的時間還沒到,但是相信她心裡福音的種子會漸漸發芽。感謝神,看到若昕通過和同學一起運動身體比以前更好,靠主恩典能完成三年艱難的課程,對他來說最艱難的希伯來文和希臘文可以通過。孩子去的教會幼兒園和主日學讓他更加認識耶穌。這次回北京感到自己和若昕的家人越來越近,有更多的交流和彼此關心的機會,這也是神的作為。

在這短短幾年間,家裡送走了29歲的表姐,她得了末期肝癌,又送走了48歲的叔叔,他心臟突然衰竭死亡,留下了妻女。他們的離去讓我很不捨,也激勵我要向其他未信主的家人傳福音,因為只有在神永恆的國度裡,我們再也不分離。

2014年9月8日,我們回到了當初我懷孕的地方。當年從澳洲走出去,這中間我們到了馬來西亞、北京和新加坡生活,都見證了神的恩典,無論順境逆境,主耶穌都與我們同在,引導我們走義路,祂牽著我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這幾年的經歷就如這首詩歌:

沒有狂風暴雨的洗禮 藍天怎會呈現一片清澄
沒有世間人情的冷暖 生命豈能綻放一季繽紛
苦難原是一份化裝的祝福 引導我們一步一步成聖
主耶穌 主耶穌 祢是我救主 是我良朋
祢的恩典夠我用 雖經患難過幽谷
祢的話語是我腳前的燈
主耶穌 主耶穌 祢是我安慰 我的牧人
祢的杖必保護我 祢的竿必堅固我
一生恩惠慈愛緊緊跟

沒有熬煉人心的患難 我們怎能學習時時堅忍
沒有千錘百煉的品格 我們怎能與主性情有份
因為聖靈不斷澆灌的慈愛 內心盼望才會存到永恆
主耶穌 主耶穌 祢是我救主 是我良朋
祢的恩典夠我用 雖經患難過幽谷
祢的話語是我腳前的燈
主耶穌 主耶穌 祢是我安慰 我的牧人
祢的杖必保護我 祢的竿必堅固我
一生恩惠慈愛緊緊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