徘徊死亡边缘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繁体中文, 英语

所谓“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它带给我的却是一个无尽的痛苦深渊。

十五岁那年,我深受电视剧、电影、娱乐杂志的影响,追随潮流,认为高挑是唯一的审美标准。其实身为运动员的我一直保持健康体重,却因错误的价值观使我不理会身高、骨骼等因素,盲目地追求越轻越好,没有尽头。每天关心的是体重的增减,心情也随着体重起起落落。

跟很多人一样,我选择了最不利于健康的减肥方法——尽量不吃东西。其实人体若长期得不到足够的营养,反而更容易积蓄脂肪,引起发胖。而且严重影响身体各方面的健康,带来更多的麻烦。这包括容易衰老、记忆力衰退、暴食症、厌食症、胃病、影响生育、抑郁症等等。我也完全不理会小时候老师教导我们的基本健康原则:“早睡又早起、早饭吃得好、午饭吃得饱、晚饭吃得少、营养要均衡、六到八杯水、运动不能少、心情要顾好”。

年幼无知的我,一步步越陷越深,时常挨饿,情绪低落。那一年正是要应付繁重的功课,准备初中会考的时候,成绩直接影响是否能上理科班。可是,我就是没办法专心读书,总是感到疲倦,却不知是减肥不当造成的。在压力和长期挨饿的折磨中,我患了暴食症,心情一差就能吃下很多东西,结果越减越肥,使我充满挫败感和失落感。

那年我和父母搬了新家,离开了熟悉的生活环境和邻居好朋友,身为独女的我经常觉得好孤单。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戴眼镜,又因为头发是自来卷,乱糟糟的,被同学取笑长得丑,因此很自卑。减肥对身心的影响,读书的压力,再加上自小积累的自卑感和越来越重的孤独感,使我有了轻生的念头。

有一个夜晚,我因一件事生父母的气,就偷偷从药箱拿了一瓶药丸,不记得吃了几颗,就去睡觉。半夜全身极其难受,只好向父母求助。我感到忽冷忽热,全身颤抖,后来进入昏迷,家人赶紧把我送入医院抢救。昏迷中隐隐约约听到家人对我的呼唤,用尽办法让我能醒过来。记得醒来以后直到出院后的几天,我还是无法正常走路,一站起来就晕。那时家人并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傻事。

康复之后两个月,我又继续减肥,又想不开。我买药自杀,一百颗止痛药溶入一瓶奶,我喝了半瓶,以为一睡就过去了。醒来后感到胃部非常不适,就向父母坦诚自己做了什么。他们把我送到急症室洗胃,过程很痛苦,需要把一条细管从鼻孔中插入直到胃部,护士用了好一段时间才顺利完成插管的工作,非常疼,还出血。在医院住了好多天,医生护士每当经过我的病床都发出叹息,想不到这么年轻的女孩居然寻死。我还需要看心理医生,但其实没有多大的帮助,因为当时不知道自己真正想死的原因,医生也没办法。

很快地我又陷入减肥的恶性循环——挨饿、情绪低落、暴食、体重增加、罪恶感、绝望、轻生。我曾经试过杀虫水加可乐,还曾一晚吃下几十颗家庭医生开的治普通小病的药,还喝过消毒药水,但幸好都没事。那时,我觉得每天活得很无趣,很痛苦,没有希望。有自杀行为的时候,脑子里总有一个声音说:“死了就解脱了!”。后来,家人无意中发现我又有自杀倾向,就决定一家三口搬到外公家住,由五个大人日夜看守我。

减肥的毒瘾一直残害着我,有一次连续五天,我都没有吃固体食物,只喝瘦身饮料。然后又暴食,又精神崩溃,决定离家出走到很远的地方结束生命,不让人有机会救我。我从学校逃出来,八个小时车程到了另一个城市,在小旅馆住下,买了刀片,割脉自杀,所幸血很快干了。隔天到医院缝了几针,联络家人带我回家。失踪的那段时间,不知家人有多着急,还报了警,这件事在学校轰动一时。没有人知道这个一贯表现很好的学生怎么突然成绩一落千丈,经常缺课,甚至不参加考试。

我的家人除了以饶恕的爱来挽回我,就是不住地为我能回转流泪祷告。他们特地邀请牧师来开导我,大家围在我床边同心为我能停止自杀的行为祷告。这样几次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自杀的念头了。但是减肥的毒瘾还是不时发作,体重已经逼近六十公斤,不到一年胖了将近十公斤。那年最后一次尝试减肥,为了试验多吃减肥药会不会瘦得更快,结果搞得上吐下泻、发高烧,痛苦了好几天。这次的教训使我再也不敢减肥。大病一场后瘦了很多,再加上恢复正常饮食,体重也下降到正常水平。荒废了一年的学习,从名列前茅退到全班第四十五名。为了减肥瘦身,这一年所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每天活在黑暗中,不可自拔。

那个时候,我的中学里有一位基督徒印度籍老师,他特意探访我的家人给他们鼓励和安慰,而且还动员基督徒学生们为我能脱离自杀的捆绑祷告,他们会定时聚集为我代祷。家人在我极度悖逆的那一年没有放弃我,依然爱我,忍耐地等我回头,并确信主耶稣能救我。他们信心的祷告蒙垂听,我暂时得救了。但我心里没有神的话扎根,更不知道耶稣是救主,没有让耶稣来管理我的生命,后来几年又经历了两次叛逆期。直到我到英国留学期间真正信了耶稣,知道自己是罪人,承认过去所犯的罪,悔改归向真神,才完全得释放,有正确的价值观。

我们都是天父的宝贝,神在我们一生中有美好的计划,要回归神才能找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神带领我完成了学业,之后又结婚生子。神教导我依靠祂来渡过每一个难关,凡事学习祷告交托。神又引领我和先生到澳洲生活,在位于悉尼的一间华人教会学习事奉祂和服事人,我们亲眼看到祂在很多人的生命中奇妙的作为。

还记得在二零零四年的圣诞节,我在家乡的教会晋光堂受洗。信主至今,亲身体验祂是又真又活、公义慈爱的神,只有祂的管教才能把我带回正路。希望天下的父母晓得靠着上帝的恩典,挽回在罪恶中打滚的孩子,让他们能够靠着主耶稣的救恩,有新生命,重新开始,靠着耶稣不再偏离正路。

以下诗歌是我生命的写照和将来的盼望:

当我在黑暗痛苦绝望中,有一曙光明照在我心,
祂是那称为奇妙的救主,舍弃天上荣华为我降生,
祂又为我被钉在十字架,情愿受苦洗净我的罪,
我要唱奇妙主哈利路亚,从今后永不会再绝望。
祂仁慈善良的爱,领我冲破狂风巨浪,
主如一颗明亮的晨星,带给我无限的希望。

救主耶稣基督被接升天,祂去原为我预备地方,
就必再来接我到祂父家,永远与主同在到千万年,
到那时再没有痛苦悲伤,只有甜美快乐的笑容,
众圣徒同集在明亮圣城,满心欢颂赞美主大恩。
祂仁慈善良的爱,领我冲破狂风巨浪,
主如一颗明亮的晨星,带给我无限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