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之路

此文章还有以下语言版本:繁体中文, 英语

2011年6月,若昕和我带着刚满两岁的孩子到新加坡开始三年的留学生活。若昕蒙主呼召到新加坡神学院去装备,就读道学硕士。

第一天到了新加坡的新家,我们两个真的有想隔天去退房的打算。十五年的楼房,再加上几天以来我爸妈在这家里住得厨房、客厅和房间有些脏乱,所以我们当晚很苦恼,因为已经签了一年的合同。房子是我们从网站上看的,再由我舅舅去看房子,才决定租下来的。那天晚上,我睡前向神祷告,我记得我说:“我们和活水堂的弟兄姊妹一直为租房子的事求神预备祷告了好几个月,怎么可能会租到不合适的房子呢?”,祷告后我马上就睡着了。

隔天我起得非常早,心里满有平安。神似乎给了我如何改善这个家的想法。一个小时后,我觉得这个家焕然一新,看起来非常满意。若昕起床后看了,觉得一切还好,不需退房。住下了才发现,从家里一下坡,一分钟就到神学院。如果通向神学院之间的闸门没开,绕着走也只需五分钟。家楼下有很多植物,绿化得很好,能常常带孩子下楼活动做运动。附近也有两个大超市,买东西很方便。最令人兴奋的是,离家七分钟的地铁站几个月后修好了,到哪里都很方便,租房的时候完全不知道有那么好的事。儿子上的幼儿园刚好校车到这个区。若昕有机会在离家十分钟的教会实习一年半,我们一起在儿童主日学里服事,生活事奉都得力。神所预备的超乎我们所求所想。

2013年,若昕到另外一个比较远的教会实习,搭地铁好几站才能到。未来的一年半,我没有参加任何服事。前半年,若昕给我报了崇拜学的课程,使我更加认识教会崇拜的历史及如何实践,明白敬拜的中心是基督,敬拜神是每一天的操练,不单单是主日崇拜这一天。

孩子上学的第一个学期,他不愿意去每天哭,还把病带回家,几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病一次。在我上课的几周后,我和孩子同时病了,若昕功课很忙,每天从早到下午都上课。我没胃口,吃甚么都想作呕,而且当时我刚刚接了一个工作,做家私店的网站,同时已经答应了要和我的表弟合作。我那几天都很纠结是否应该推掉工作还是继续,身体虚弱得好像自己活不下去的感觉,完全失去平安,好像没有神的人一样,求助无门,那两天感到无比心慌,那种无望是非常可怕的。我只有不停地向神求助,有感动必须立刻拒绝工作,向表弟道歉,但是依然感到心慌,又觉得自己失信了。除了祷告,不知道该怎么办,若昕也在旁安慰,才开始有了平安,能安心休养,渐渐康复,继续照顾生病的孩子。

我们在新加坡期间,婆婆经常来探望我们。前面两年,一方面不懂得如何处理婆媳关系,另一方面急切地希望婆婆信主。我们两个来自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文化背景,信与不信,各自对孩子过分担忧和不同的见解,种种原因使得我对婆婆的到来感到非常有压力。《诗篇》陪我渡过了那个时期,我心里有很大的争战,“恒久忍耐、又有恩慈“,还是“关系破裂”,我经常要在神面前做选择。有时候我软弱了,就会完全封闭自己,躲在房间里好久。家人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一回事,不太理人。如果我说错话,婆婆受伤了,每一次都是圣经的话鼓励我去向她道歉。可是,我不明白自己每天闷闷不乐的原因是甚么。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无意间看到电视介绍情绪病,我发现几乎所有的症状都出现在我身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不开心、很常失眠或醒来就睡不着、睡不好,认为自己有绝症、不想见人、对很多事失去兴趣和经常有恐惧感。我的情绪波动,使得我和若昕有越来越多争执、吵架。甚至在北京期间完全没有亲友的环境下,我有那么一次想跳楼的念头。神借着一个电视节目提醒我,要改变生活和思想模式,不要让自己一错再错,如果发生不幸,儿子将永远失去妈妈的照顾。过去一段时间,我都是以儿子为中心过每一天,每日重复一样的生活,除了周日崇拜,没参与任何团契、小组或祷告会,好像自己完全脱了节,不在神的家中。除了忙碌和压力,找不到快乐。有一天我问主,为甚么我没有喜乐,心里刚这么想,新加坡市中心地下走道传来一首诗歌,是一位盲人弹奏的。我一听,脑海中就浮现歌词:“你们要先求祂的国,还有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哈利路,哈利路亚“。哇!神用那么奇特的方式来唤醒我。

过去,我因为怕孩子哭,第一学期很幸苦地接他上学放学,为孩子的三餐和健康各方面烦心,为婆媳关系和夫妻关系烦恼。神给了我两次提醒,让我决心改变生活。孩子开始坐校车,从此再也不哭,每天都可以安心在家预备好饭菜,等他回来。我开始参加新加坡神学院的妈妈团契,在里面服事,得到师母们极大的鼓励和帮助,每一次讲员的分享,都是我最需要听的信息。我还参加了周五晚的姊妹小组,有机会分享自己的难处和过去神的恩典。那种生活得力的日子又回来了。孩子满五岁能参加儿童主日学,使我在主日崇拜中比较专心。婆媳与夫妻关系也越来越有进步,婆婆说感觉我最近一次回北京跟以前不一样,看到我的改变。感恩神透过磨炼,让我的生命有成长。虽然我还是会有软弱的时候,但是不像以前持续那么久,哭上好几个小时也停不住。

2014年5月,若昕终于毕业了!两边家人十几口,一起参加毕业典礼,一起游新加坡,大家非常开心。婆婆在新加坡住的那些日子,去过教会,也看了很多本中信。虽然她的时间还没到,但是相信她心里福音的种子会渐渐发芽。感谢神,看到若昕通过和同学一起运动身体比以前更好,靠主恩典能完成三年艰难的课程,对他来说最艰难的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可以通过。孩子去的教会幼儿园和主日学让他更加认识耶稣。这次回北京感到自己和若昕的家人越来越近,有更多的交流和彼此关心的机会,这也是神的作为。

在这短短几年间,家里送走了29岁的表姐,她得了末期肝癌,又送走了48岁的叔叔,他心脏突然衰竭死亡,留下了妻女。他们的离去让我很不舍,也激励我要向其他未信主的家人传福音,因为只有在神永恒的国度里,我们再也不分离。

2014年9月8日,我们回到了当初我怀孕的地方。当年从澳洲走出去,这中间我们到了马来西亚、北京和新加坡生活,都见证了神的恩典,无论顺境逆境,主耶稣都与我们同在,引导我们走义路,祂牵着我们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几年的经历就如这首诗歌:

没有狂风暴雨的洗礼蓝天怎会呈现一片清澄
没有世间人情的冷暖生命岂能绽放一季缤纷
苦难原是一份化装的祝福引导我们一步一步成圣
主耶稣主耶稣祢是我救主是我良朋
祢的恩典够我用虽经患难过幽谷
祢的话语是我脚前的灯
主耶稣主耶稣祢是我安慰我的牧人
祢的杖必保护我祢的竿必坚固我
一生恩惠慈爱紧紧跟

没有熬炼人心的患难我们怎能学习时时坚忍
没有千锤百炼的品格我们怎能与主性情有份
因为圣灵不断浇灌的慈爱内心盼望才会存到永恒
主耶稣主耶稣祢是我救主是我良朋
祢的恩典够我用虽经患难过幽谷
祢的话语是我脚前的灯
主耶稣主耶稣祢是我安慰我的牧人
祢的杖必保护我祢的竿必坚固我
一生恩惠慈爱紧紧跟